青岛制造业演进与迭代

来源:    作者:笔名    2019-08-18

青岛制造业:演进与迭代

伴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席卷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全球制造业进入了一个加速演进与变局的时代。

青岛,制造业根基深厚。历经几十年的积累,青岛建立了门类较为齐全的制造业体系,在家电制造、海洋制造等领域形成了一定的优势。但是,面临国际国内的发展新形势,青岛制造也站上了变革的拐点。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对一座城市而言,制造业的此轮角力,已由过去的产品制造能力之争,转为健康的制造业生态之争。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指引下,优化传统产业结构,布局突破新兴产业,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引领制造业模式升级成为一座城市制造业转型的题中之义。

青岛,正铿锵前行。近年来,青岛制造业主动拥抱变化,打造“青岛制造”升级版,呈现出一幅全新的发展图景:传统支柱产业向价值链中高端迈进、以新兴产业为主导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加速破题、不断孕育新模式新业态的互联网工业异军突起。

2017年,青岛市再次入选全国工业稳增长和转型升级成效明显市。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通报,对2017年落实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适度扩大总需求、深化创新驱动、优化营商环境等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取得明显成效的省、市、县等予以督查激励,青岛市在“推动实施中国制造2025、促进工业稳增长和转型升级成效明显市、直辖市”的组别中受到表彰,是山东省唯一受到表彰的城市。

在全面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道路上,青岛制造业蓄势待发。

优化根基

传统产业向价值链中高端迈进

产品附加值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制造业的含金量。一座城市制造业的由大到强,必定是与其在价值链上的攀升同频的。

2017年7月,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发布了其生产的国内首批民用航空轮胎。在轮胎制造领域,航空轮胎素来被称为行业“金字塔的顶端”,对轮胎企业的技术和制造工艺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青岛制造”首先打破了国内民用航空轮胎生产长期被国外品牌垄断的局面,将国产轮胎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轮胎橡胶产业,是青岛制造业中的传统支柱产业。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青岛企业产品的技术含量都较低,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低端徘徊。但近几年来,一大批企业在改变这种状况。森麒麟推出高性能半钢子午线轮胎,将生产的触角伸向国外多个国家;双星轮胎利用智能化生产方式,大大提高产品质量和附加值,环保、能效指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赛轮金宇集团利用新材料生产出的轮胎产品,其抗湿滑性能等指标达到欧盟A级标准,成为我国首批获得全球最高质量等级认证的轮胎……

轮胎橡胶是青岛传统支柱产业变迁的一个缩影。在纺织服装、化工、食品饮料、机械设备等产业,类似的变化也正在发生。

老产业实现“凤凰涅槃”,离不开产业创新的力量。正如青岛轮胎橡胶产业正在实践的一样,加大技术研发力度、投资新技术推进绿色化、智能化发展,渐渐走上高端化发展的道路。

同样,也离不开创新的勇气,传统产业敢于摆脱对过去生存模式的依赖。2017年10月,即墨举办了首届童装节,即墨童装正式开启了品牌化时代。即墨,是青岛纺织服装产业最为集聚的地区。贴牌代工曾是这里纺织服装企业的主要生存形态。但是现在,自主研发、自主品牌、自主销售却成为很多企业们共同的选择。如今,这里5000多家童装企业的年产值超过260亿元。而即墨,也不再是全球知名服装企业背后的“打工者”,而是成为一个在纺织服装产业内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区域品牌。

为助推传统支柱产业向价值链高端持续迈进,青岛也正在努力提供更加优质的产业生态。这在轮胎橡胶业和服装业都可窥一斑。在轮胎橡胶业,青岛建立了促进产学研融合以及推动创新创业的橡胶行业生态圈——橡胶谷,为青岛橡胶业在价值链上攀升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新动能。赛轮金宇集团生产的全球顶级轮胎所使用的新材料,就是橡胶谷中怡维怡橡胶研究院的研究成果。在即墨,针对自主品牌的推广难问题,相关部门为企业搭建了一系列平台,论坛、培训、节会、与电商建立合作、成立品牌联盟……为企业抱团发展提供了优质的土壤。

提档升级

新兴产业加速破题

在推进制造业新旧动能转换的过程中,传统支柱产业扮演着“压舱石”的角色,保持一座城市制造业根基的稳固,而新兴产业则扮演着“加速器”的角色,决定一座城市制造业未来的高度。

在这一点上,青岛也是令人感到欣喜的。

2017年9月,我国新一代高速列车“复兴号”动车组在京沪高铁率先实现时速350公里运营,向世界彰显了中国高铁科技创新的领先地位,迅速成为我国“大国重器”的新典范。而在“复兴号”的背后,就有“青岛制造”的身影,其中6列由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制造。

作为高端装备中的重要领域,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的强大实力向外界展示着未来青岛制造业所期许的新高度以及达到这一新高度的发展路径。

近年来,青岛将轨道交通产业作为重点打造的先进制造业集群之一,通过聚合产业发展各种要素,抢占产业制高点。依托中车四方股份、中车四方研究所等制造龙头企业,青岛争取创建了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国家高速动车组总成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省轨道交通制造业创新中心等高端研发平台,培育了众多在细分领域拥有领先技术的配套企业,健全的产业体系逐步建立。

亮眼的成绩之外,更令人感到欣喜的是,青岛正在加速补齐短板,力求在一些基础较为薄弱的新兴产业领域实现突围。

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就是其中之一。在莱西姜山镇,优美的湿地生态曾是这里的一张名片,而如今,很多人知晓它,则是源自于它的另一张名片——新能源汽车制造。

作为青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聚区,姜山镇的新能汽车产业从无到有、从单个企业扩大为产业圈,其发展速度令人惊叹。

2014年,最早落户的核心项目之一北汽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方才开工建设。短短几年时间,北汽新能源汽车的产值已超过60亿元,二期项目也即将竣工投产。在这一整车项目的带动下,国轩电池、伊凡诺思传动机械、新明鑫汽车灯具、金瑞达模具等十几个配套企业迅速落地投入生产,预计到2020年,这里的新能源汽车配套企业和关联企业将达到100家以上。

青岛急迫的发展之心表露无遗。在初步建立起的产业圈的带动下,众多新能源汽车产业重量级项目相继落户青岛。2017年6月,中北润良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将建设智能汽车产业园以及新能源汽车研发基地;2018年2月,AESC动力电池项目落户,项目一期达产后,将年产动力电池3GWh。2018年3月,计划投资100亿元的鸥瑞智诺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将建设新能源车生产基地、配套产业园以及新能源汽车研发中心……

青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不断“加码”,从基础零部件、关键零部件,到新能源整车,再到充电装备,产业链条已见雏形。

创新模式

互联网工业重塑制造基因

对一座城市来说,要在此轮全球制造业的变革中站稳脚跟,要做的绝不仅仅是对制造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更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新一代信息技术重塑制造业基因,找到适合这个时代的制造业发展新模式。

在青岛,未来正越来越清晰。2015年,青岛在国内率先制定出台互联网工业发展行动方案,大力推进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发展,探寻制造业新业态、新模式。如今,近三年过去,青岛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将互联网创新基因融入产品全生命周期

,新业态、新模式逐渐崭露头角。

同规格产品大批量生产,是很多人对制造业的基本印象。而在青岛,这种印象已经被颠覆。在胶州的海尔空调互联工厂内,一台台外形、功能各异的个性化空调在这里下线,利用空调内机总装柔性定制线,从用户下单到个性化空调下线,最快两小时就可完成。

青岛制造正在由大规模生产走向大规模定制。海尔并非个例。在服装、鞋帽、家具等产业领域,青岛企业也通过引入大数据、物联网等技术,构建起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模式,解决了用户个性化需求与工业大生产之间的矛盾。

青岛的领军企业成为了全国乃至全球制造业互联网转型的模式缔造者。青岛酷特智能作为全球首家实现服装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企业,将其制造模式固化为解决方案,向其他企业输出,目前已改造服装、鞋帽、机械、家居、化妆品等数十个行业的近百家企业。

海尔集团搭建COSMOPlat是行业内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版工业互联网平台,被确定为全国首家国家级工业互联网示范平台,美国彭博新闻社将其誉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国模式”。该平台目前已复制到20个国家、12个行业,平台注册企业390多万家,服务全球3.5万家企业。

青岛制造也正在由单纯的产品制造走向服务型制造。制造、销售实物产品,一直被认为是制造业企业的生存模式。但是,青岛很多企业正在改变这一点,从卖产品向卖服务转变。

特来电,青岛的一家智能充电设备制造企业,同时也是一家充电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在企业搭建的充电云平台上,显示着每一台设备的实时状态,企业借此可以了解充电设备是否有人在使用、用户充了多少电、设备是否有故障等一系列信息。不仅如此,特来电还通过对充电车辆的大数据进行分析,实现对充电车辆故障的诊断和维修。

数据显示,近年来,青岛入选国家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国家智能制造专项、制造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示范项目的企业或项目数量均居同类城市前列,是“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的重要示范。互联网工业,已经成为青岛制造的一张新名片。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丁桂薏芽健脾凝胶用量

小程序多少钱

微信小程序多少钱

微信小程序要多少钱

灯盏花制剂好用吗

儿童感冒浑身疼痛乏力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怎么进入微信小程序
孩子积食呕吐怎么办
宝宝脾虚吃什么食物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