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狂尊第六章无缘拜师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30

天骄狂尊 第六章:无缘拜师

见搞定了稳婆,便又向俩通房丫头施以同样的手段,不过这次不是送什么金簪,而是一人送了一个手镯,见俩通房丫头喜滋滋地接纳了,便给两位通房丫头晓以了利害,两丫头自然是识趣之人,另外还得了好处,当然是乐在了心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害怕逍遥子的能力,现在可以说是与逍遥子是一家人,如果这个家有什么意外,她们今后的日子也不好过。

“但请夫人放心!不要说收了夫人的这份心意,就是什么都没有,只要有夫人的吩咐,丫头们也不敢乱说。”一个叫舒儿的通房丫头神色一下凝重了下来,宽慰着夫人。

“还有,通知下面的所有人!特别是阿才,他嘴巴快,不要说漏了嘴。现在我给大家一个统一的口径。一旦别人问起,那就说是,逍遥子已经三岁了,是侯爷新收的义子!总之,不要说是什么初生儿之类的话。听见了吗?”见搞定了三人,夫人神色凝重地说道。

三人答应之后,夫人将稳婆打发了出去,这期间,逍遥子一直两眼滴溜溜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由于是人太小的缘故,却听不懂她们说话的意思,为什么要保密。

“嘭”“哎哟!你这个愣小子,走路也不看着点!”稳婆拿着金簪,两眼落在了金簪上,喜滋滋地走出卧房,一下与匆匆而来的阿才对碰了一下,稳婆顿时神色一变,骂道,“撞得老娘肩膀好痛。”

“谁叫你走路不长眼?一双眼睛都落在了金簪上。”阿才也不示弱,回斥道,“居然还恶人先说人,小心金簪要了你的老命!”

“你个愣小子说什么呐?信不信老娘撕破你的嘴?”稳婆将手中的金簪顿时凶悍地恶狠狠地威胁道。

“我有事,不跟你说了!”阿才生气地将袖一挥道,随后咕哝了一句,“等会你就知道爷的厉害!”

离开稳婆,来到了卧房外,阿才是男人,自然不能伸头去看女眷的卧房,只好站在门外,对着卧房喊道:“夫人,侯爷叫你将少爷带到大厅去行拜师礼。”

说完,突然意识到老爷如此吩咐,好像不妥,刚刚才出生这是新区招商引资工作中的一个短板。”的婴儿,只能说是“带”呢,另外,夫人刚刚生产,根本就不能下地走路,是不是老爷兴奋得傻了?连最起码的两点都弄不清。可明明听侯爷是如此吩咐的啊!

“阿才,你去回复侯爷,就说我们马上就到。”夫人说话的声音响亮,一点没有产妇说话的那种虚弱,从卧房内传出。

“喏!”得到夫人回复,阿才不解地转身向回走,脚步缓慢,想了许久之后,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苦笑了自己一下,这才加快了步法。

阿才离开之后不久,夫人牵着逍遥子,在两个通房丫头的搀扶下,走出了卧室,向大厅走了去。

推门而进,大厅上已经设好香案,香案上的神像是在天澜中神州中人人敬仰的玄界大帝,传说这个玄界大帝的名字也叫逍遥子,不光是掌管着天澜中神州中所有人的祸福命运,甚至还掌管着整个玄界的祸福命运,只是近百年上香祈福已经不灵,渐渐地从人们的香案上撤了下来,而逍遥家族却从没有淡忘,始终将其设立在供奉的位置上,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要领着所有的族人,上香祈请大帝保佑。

厅上的欧冶敏智、逍遥大治和阿才听到脚步声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大厅的门口,见大门缓缓开启之后,一个三岁大小的孩童被夫人牵手走进,随他们而来的还有通房丫头舒儿和晴儿。

这里面,除了阿才不知道这小孩是谁之外,其余人都知道,只见阿才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夫人手中牵着的小孩,却露出茫然的神色,但他是一个合格的佣人,知道不该问的事情决计不会出口问。

几人来到了大厅,先行对香案上供奉的玄界大帝恭恭敬敬地扣了三个头,然后退到了一边,神色庄重地站立着。

欧冶敏智也来到香案前,拿起三柱线香,站着,在蜡烛上点燃了之后,轻轻摔灭线香上的火光,看着线香上的香烟,也神色庄重地默默向玄界大帝神像祷告了一番,拱手施礼,随后将手中的线香插进了香炉中,这才转身以期待的神色笑眯眯地盯着逍遥子。

“无愁携义子逍遥子拜见老爷!”夫人无愁拜完玄界大帝之后,手牵着逍遥子,来到逍遥大治跟前,恭恭敬敬地拜道。

“哦?哦!”逍遥大治一愣,随后明白了过来,虽然逍遥大治现在还不明白夫人无愁为什么说逍遥子是义子,但一想,夫人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也就不再问。

“逍遥子,如今仙师就在眼前,还不过来拜师?”逍遥大治的眼神从夫人的脸上转移到了逍遥子的脸上,顿时,神色严肃地命令着逍遥子。

“逍遥子早已经有一个师傅,逍遥子的师傅叫‘杨方州’(见《神箭遗恨》),再也不另外拜他人为师了!”逍遥子盯了欧冶敏智一眼,固执地拒绝了父亲的命令。

“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又是梦境中见到的师傅?啊?”听了逍遥子这话,逍遥大治顿时气往上冲,两眼一愣,随后一边气冲冲地冲向逍遥子,一边大声质问,“是不是要与老子作对?老子现在命令过来!过来拜师。”

“不!不!!”逍遥子躲在母亲的身后,眼中却没有害怕的表情,倔犟地回复父亲,“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我逍遥子就不拜他人为师!”

虽然逍遥子看上去有三岁的模样,但毕竟是一个刚刚才出生的目前青远公司并未按要求修复婴儿,又有夫人无愁的呵护,逍遥大治虽然气势做得凶,表现出了一个父亲的威严,但却真心不想伤害逍遥子,特别是欧冶敏智将逍遥子的真身说给了逍遥大治之后。

“你这个臭小子,胆敢给你老子这么说话?!信不信老子这就收拾你?”逍遥大治将腰中的宝剑“唰”地一下抽出了剑鞘,用剑尖凶神恶煞地指着逍遥子厉声质问道。

“娘!你看爹爹……”逍遥子将头埋在夫人无愁的腰间,撒娇地呼喊着夫人无愁,“逍遥子没有说错话!可爹爹却……那么凶!”

“无愁,别护着这臭小子!”逍遥大治冲上前去,就要伸手去抓逍遥子,并招呼着夫人。

“好了……!侯爷。”夫人无愁将逍遥子一护,脸色愠怒,厉声喝道,随后将无奈地看着欧冶敏智,苦笑道,“老神仙,让你见笑了!真是不好意思!”

欧冶敏智看见俩父子针锋相对的情形,不由得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掐指默默地一算,微微地点了点头,口中喃喃地说道:“这就是了……”

由于父子俩的喝闹,在场的其余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逍遥大治父子俩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欧冶敏智的神情和动作。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常德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