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与查办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2-15

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的特点与查办

我县地处鄂西北边陲,集边、穷、库于一体,随着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启动和扶贫开发工作力度的不断加大,国家注入我县的乡镇扶贫开发资金也越来越多,极大地推进了我县城镇化建设进程,同时该领域职务犯罪也呈现出高发态势。去年1月至今年3月,我院紧紧围绕各项乡镇扶贫开发资金的使用去向,深入分析研究可能存在的问题,突出查办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共立办该领域职务犯罪案件12件24人,为国家和广大农民群众挽回经济损失300余万元,较好地维护了乡镇扶贫开发项目资金安全,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在查办过程中,我们总结了该类职务犯罪的一些特点及主要做法:

一、我县城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的主要特点

1、犯罪主体单一。在这类案件中,犯罪主体绝大多数为农村“两委”人员和基层站所工作人员。在查处的24名犯罪嫌疑人中,村支部书记、村主任、村文书等农村“两委”人员17人,占总人数的79.1%,乡镇扶贫办等基层站所人员4人,占总人数的16.7%,其他人员1人,占总人数的4.2%。

2、涉嫌的罪名集中在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上,其中贪污罪尤为突出。在我院查办的12件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中,贪污9件,占此类案件总数的75%,受贿2件,占此类案件总数的16.7%;滥用职权1件,占此类案件总数的8.3%。

3、犯罪行为侵犯的对象较为固定,大多是乡镇扶贫开发方面的政策性投放资金。主要包括扶贫搬迁资金、危房改造资金、生态移民资金、库区山体滑坡安置建房资金、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补贴资金、村村路建设资金、乡(镇)政府或村级组织向有关部门争取的其他扶贫开发性质资金。其中以扶贫搬迁资金、危房改造资金、生态移民资金、库区山体滑坡安置建房资金为犯罪对象的7件,占案件总数的58.3%,以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补贴资金为犯罪对象的4件,占案件总数的33.3%。

4、犯罪手段主要是虚报冒领、套取侵吞、截留私分。乡镇扶贫开发资金大都是乡(镇)政府或村级组织向有关部门争取的专款,犯罪嫌疑人为了达到个人占有的目的,采用制作假项目、假申请、假名册或虚报数额的手段,欺骗上级部门,骗取专项资金,而对应该发放到农户手中的资金,则采取瞒下的手段,将钱款截留私吞。如涧池乡泥河口村主任王某,将该村争取的5万余元扶贫搬迁资金采取收入不入账手段予以侵吞。

5、窝案、串案多,共同犯罪案件占较大的比例。窝串案主要表现在村干部之间为了谋取小集体和个人利益,利用职务便利截留扶贫开发资金,然后以“辛苦费”、“年终福利”等形式予以侵吞;或乡镇站所工作人员和村委会工作人员相互勾结,合伙作案。如六郎乡观音垭村乐某等4名村干部将从上级部门争取6万余元库区山体滑坡安置建房资金截留,以“年终福利”的形式4人均分。在立办的12件案件中,村干部合伙作案4件13人,占案件总件数的33.3%,总人数的54.1%。乡镇站所工作人员和村委会工作人员相互勾结,合伙作案4件6人,占案件总件数的33.3%,总人数的25%。

6、涉案金额越来越大,大案的比例高。过去较长时期,此类案件涉案金额在3万至5万元左右,但从近年来查办情况看,此类犯罪的涉案金额在快速增长,去年以来查办的12件案件中,涉案金额在5万元以上的大案11件,占立案总数的91.7%,有的涉案金额竟高达100多万元。如土门镇扶贫办干事胡某与该镇关帝庙村村干部柯某、张某伙同房产开发商赵某采用编造虚假名册手段骗取扶贫搬迁款、生态移民资金146万元从事房产开发。

7、突破相对容易、但侦查取证难度较大。由于此类案件的犯罪主体多数为农村“两委”人员和基层站所工作人员,他们的法治意识比较淡薄,往往不把犯罪当犯罪,加之多数是共同作案,审讯突破案件相对容易。取证难主要是因为:一是基层组织财务管理混乱,帐务处理不及时、不完整、长时间坐收坐支比较普遍,使资金的性质难以认定。二是案件作案时间跨度长、笔数多,证据分散,取证面广,往往涉及到多户多人,要求走村入户,实地调查。三是很多村民外迁或者长期外出打工,难以取证。同时,有些村民迫于村干部和相关国家干部的淫威不敢、不愿作证,也给取证工作带来了较大的阻力。

二、主要做法及经验

1、科学研判,精心挑选查办重点,明确主攻方向。

查办某一领域的职务犯罪,首先是要明确重点,才能掌握工作的主动权,工作才有力度、有质量、有效率。去年年初针对我县是国家烟叶生产大县,中烟集团对我县烟叶生产扶贫力度大,在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补贴资金投入较多,维护这部分资金的安全使用是检察机关的重要职责,我院决定将烟叶生产扶贫开发领域的职务犯罪作为查办重点,先后立办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职务犯罪案件4件5人,挽回经济损失100余万元。此后,针对各级政府对我县乡镇建设扶贫力度进一步加大,扶贫开发项目资金不断增多的实际情况,我院决定以扶贫搬迁资金、危房改造资金、生态移民资金、库区山体滑坡安置建房资金等扶贫开发资金的监管和使用为重点,严肃查办该领域职务犯罪,共立办案件8件19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200多万元。

2、理性初查

,强化线索经营管理。我院在办案过程中准确把握“系统分析、理性初查”的要求,强化案件线索的经营与管理。我院收到反映胡某等人滥用职权骗取扶贫搬迁资金举报材料后,我们没有就案办案,而是对该线索进行了全面评估,基于我县既是南水北调工程的移民区,又是南水北调工程的生态保护区,还是国家重点扶贫区,上级部门注入我县的生态移民、扶贫搬迁资、危房改造等专项资金较大的实际情况,决定以此为突破口查办该领域的职务犯罪。经与县住建局、扶贫办、移民局、财政局进行沟通,调取相关资料,全面掌握了各类资金的规模及在各乡镇的分布情况、发放对象、补贴标准及发放程序后,我们又深入上述资金分布规模比较大的乡镇,深入生态移民户、扶贫搬迁户、危房改造户的家中调查他们是否足额领取了资金,村干部、乡镇扶贫干部是否侵占了上述专项资金。不仅很快查清了胡某伙同柯某等人滥用职权的犯罪事实,又先后立办了涧池乡泥河口村主任王某、六郎乡观音垭村村委会乐某等4人、上津镇过风楼村村委会胡某等3人、河夹镇杨家湾村村委会李某等4人贪污大案。

3、坚持“系统查、查系统”,深挖窝串案。办案过程中,我们充分利用此类案件共生性和关联性特点,使用系统化思维,举一反三,从正在侦查或已经侦结案件中深挖同类案件,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盯住小案追大案,抓住个案挖窝串案,在深挖中扩大战果。如我院在立案侦查店子镇檀树河村支部书记桂某贪污本村烟农管开挖补贴款过程中,侦查人员根据该镇烟叶生产管理站结算程序不够规范出发,大胆怀疑该站站长李某也可能涉嫌职务犯罪,据此侦查人员很快便核实了李某截留该镇3个村5万余元管开挖补贴款的犯罪事实。随后,我们召开案情分析会,认为湖北口回族乡是我县烟叶生产规模最大的乡镇,该镇的部分村委会及烟叶生产管理站也可能存在类似的问题,为进一步扩大战果,我院又派出四个办案组深入湖北口回族乡虎头岩、三十六岩等村进行初查,很快便查实了三十六岩村村干部李某、程某共同贪污管开挖补贴的犯罪事实。同时,侦查人员了解到中烟集团在湖北口乡投入了大量资金修水窖、修蓄水池、修烟路等烟叶生产基础设施,该乡烟叶站站长方某在工程建设发包、验收等方面拥有很大自主权,极有可能存在受贿行为。随即便展开初查,挖出了方某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贿赂9万余元的犯罪事实。通过坚持“系统查、查系统”的办案方法,实现查一人带一窝,查一案带一串的办案效果。

4、充分运用侦查一体化机制优势,整合办案力量和资源。针对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窝串案多,工作量大的特点,我院充分运用侦查一体化机制,集中办案力量,整合办案资源,增强总体作战能力,打好攻艰战,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我们在研判案件线索时确立了“重兵投入、定点突破、挖窝带串”的工作思路,在初查阶段,各办案组进村入户秘密开展调查,收集信息。在案件突审和侦办过程中,检察长和分管检察长亲临一线指挥,对重大问题及时决策,结合案情变化及时调整侦查策略;发现窝串案线索后,坚持全院一盘棋,整合所有侦查力量,组织大兵团协同作战,大大提高了办案效率,在半个月时间里,我院共立办乡镇扶贫开发专项资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6件11人,并且全部侦结移送审查起诉。

5、加强与相关部门的协调配合,积极争取人民群众支持。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窝串案多,查处工作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检察机关只有积极争取社会各界配合与大力支持,才能保证办案工作顺利开展。多年来,我院注重与纪检、财政及扶贫开发资金主管部门的沟通协调,积极探索相互协作的新模式,努力形成反腐合力。在案件初查前期,我们通过与扶贫开发资金主管部门进行沟通,了解各项资金的规模、发放对象、发放标准、发放程序,以便有的放矢地进行初查。在案件侦查过程中,我们邀请财政、审计部门专业人员对所涉及账目进行清理和审计,帮助固定完善证据。同时,加强与县纪委的联系,定期召开联系会议,互通信息,相互移交案件线索。去年以来,我们向县纪委移送严重违纪但不构成犯罪的案件线索2件,县纪委向我院移送涉嫌职务犯罪案件线索2件,实现信息互通、资源共享。我院在查办乡镇扶贫开发领域职务犯罪案件过程中,高度重视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深入群众发现案件线索、调查取证,宣讲法律知识,收到较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玉林正骨水的功效
枣庄治疗癫痫病医院
风湿肌肉酸痛的症状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