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黄第七十一章方震之死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天苍黄 第七十一章 方震之死

方震骑在马上,看着四周的绿树,回头再看看,绿荫中的飞檐,他的心情很轻松,这次过长江,最主要的事并不是与江南会的谈判,而是对丹阳突然冒起来的几个小帮派进行打击。

这几个小帮派是江南会暗中支持,与江南会东西呼应,对漕帮进行东西夹击,前两年,漕帮主力在帝都与风雨楼争雄,江南,特别是长江以南冒起数十家小帮会,对这些小帮会,方震一向采取怀柔之策,只要不找麻烦,不冲撞漕帮的财路,就没什么。

但就在漕帮与风雨楼争雄期间,长江以的江南会暗中发难,在长江南北向漕帮发起挑战,漕帮顿时危急。

方震意识到危机,立刻断臂求存,与萧雨达成协议,全面撤出帝都,漕帮主力返回江南。

看到漕帮主力回撤,江南会立刻安静下来,进入长江以北的力量撤回了江南,但只是表面上的,暗地里,两大帮会依旧小动作不断,特别是那些小帮会,不断蚕食漕帮地盘,双方发生很多冲突。

方震老谋深算,他先示敌以弱,诱敌深入,让江南会支持的小帮会闹腾,暗地里,他将漕帮主力秘密南调,让儿子方杰坐镇扬州,待准备充足后,他亲自南下,发起突然袭击,一举消灭七个帮会,随后,大兵压境,逼得江南会不得不求和。

此番与江南会的谈判很艰难,双方暗地里依旧交手不断,最后在小寒山长老宗兴的调解下达成协议。

江南战事毕,漕帮的江山终于稳定,这让方震松口气,于是到小寒山访友,盘桓了半月之久,这回来的路上又到吴县访友,沿途下来,这一路既然走了两月之久。

看看建康就在前不远,方震松口气,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漕帮主力已经返回江北,这里就他和江天一剑萧澜,以及几个贴身护卫。

一路下来都很平安,众人的神情都很轻松,建康及其附近是漕帮的核心地盘,漕帮对这一带的控制非常严格,一般的小帮会只要露出一点挑战迹象,即遭到漕帮的严厉打击。到了建康,就等于到家了。

道边有个凉亭,凉亭外有一个简陋的茶铺,卖茶的老头无聊的坐在竹椅,看着空旷的驿道。

凉亭内有两个书生在扶栏远眺,江面宽阔,水天一色,江风吹拂,书生袍袖飘飞。

方震在亭边停下,此时尚早,走了几个时辰的路,众人都有点疲惫,这里正好歇脚。

“江南风光,确有不凡,与咱们北方大不相同。”

说话的书生带有冀州口音,方震回头吩咐众人喝点水,歇息歇息,然后抬脚走进凉亭。

两个书生回头看了他一眼,俩人都没理会,方震也看清俩人,俩人的年岁不是很高,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的样子,俩人并排而立,穿着都差不多,唯一的差别,一个头上插着木簪,另一个则是用布帕包裹。

方震冲俩人微微一笑,俩人却微微皱眉,似乎对方震贸然闯入有些不满,方震没有在意,径直在石桌边坐下,茶铺老头送来茶,然后转身出去,两个书生向边上挪动了两步,距离方震稍稍远了点。

“可惜,江南人物,”布帕包髻的书生语气中有几分轻蔑,也有几分惋惜。

“不能这样说,”木簪书生摇头说道:“济民兄,扬州正秋品呢,稍微有点名气的都上扬州去了。”

俩人的声音依旧很大,旁若无人,方震听了一举就知道,这俩人多半是来游历的,不过,俩人既然没到扬州那么多半是从荆州过来,不过,那木簪书生的口音带有南阳味,那布帕书生的口音却是冀州的,这两个地方的人是怎么在一块的呢?

方震很快便断定这俩人是半道遇上的,他的护卫从茶铺取了水,在茶铺边上喝着。

萧澜进来在方震边上坐下,他将长袍松开些,显得有几分放荡,大概是口渴了,他一坐下便去拿茶壶,还没摸到茶壶,方震在桌下轻轻踢了他一下,萧澜微怔,收回手,站起来,走到方震左侧后,佯装看着江面,目光却斜斜的盯着两个书生。

方震也不说什么,拿起茶杯将茶水泼到外面,然后又倒了半杯茶,将茶杯洗了下。

“茶老板,添水。”方震冲茶铺老头叫道,茶铺老头提着水壶进来到实行社区一卡通的大数据管理,方震随即作了个手势,几个护卫微怔,立刻散开。

茶老头提着水壶进来,给茶壶添上水,方震看着他,从脸到手。

“你这双手,不对,”方震摇头道,茶老头好像没察觉,憨厚的问:“客官,怎么啦?”

“我记得以前在这卖茶的姓黄,他去哪了?”方震淡淡的笑着。

“哦,他去年死了。”茶老头叹口气,方震摇摇头:“不对,两个月前,我从这里过时,他还在,我还在这喝过茶。”

“方帮主认错人了吧,两个月前,我没见着方帮主从这过。”茶老头说道。

“你认识我。”方震问道。

茶老头一笑,露出发黄的牙齿,上面的一颗门牙还断了半截,他将水壶放在桌上,然后才说道:

“漕帮的好汉经常从这过,方帮主的大名,谁人不知。”茶老头说着将手从壶柄顶端悄没声的下滑,方震淡淡的说:“别动。”

茶老头的手猛地落下,一声轻微的机括声,一篷乌针从壶口喷出,茶老头摁下机括后,丢下水壶,向后急退。

“啪!”

茶老头死鱼般瘫在地上,方震好整以暇的站在边上。

那两个书生还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他不仅托起高大的侠,俩人听见声响,回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你,你们,”木簪书生惊恐的看着方震,方震淡淡的说:“两位不用惊慌,这事与你们无关。”

方震将茶老头提起来,放在石凳上,然后提起茶壶看了看,将壶盖揭开,叹口气:“万水千山壶,百工坊秘制,当年这把壶拍卖出三万两银子,买主却不知道是谁,嘿嘿,为了方某,真是下了血本。”

茶老头斜靠在石桌上,嘴角挂着血迹,脸色惨白的看着方震。

“知道你那点露出破绽了吗?”方震好整以暇的问道,两个书生连忙躲开,萧澜走到他们原来的位置,依旧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茶老头盯着方震,咬紧牙关,方震突然出手,掐住他的嘴,从他嘴里取出一粒小药丸。

“你是什么人?拂衣中人?告诉我,是谁?你要告诉我,我让你痛快点。”方震冷冷的说道。

茶老头依旧一言不发,方震神情冷淡,伸手点了他数个穴道,茶老头闷哼一声,额头冒出一层冷汗,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方震平静的看着茶老头,茶老头牙齿咬得梆梆直响,显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方震。

方震看着他,微微摇头,正要开口,忽然抬头,目光如箭的盯着两个书生,神情变得无比凝重。

“你们是什么人?”方震沉声问道,萧澜有点意外,不解的看着方震,又看看那两个书生。

就在他逼问茶老头时,忽然感到四周的元气发生了悄然变化,这让他一惊。

“宗师,毕竟是宗师,”布帕书生赞叹道:“拂衣的杀手加上百工坊秘制的万水千山都不能得手,啧啧,令人佩服。”

“请教阁下如何称呼?”方震沉声问道。

布帕书生一掌拍在木簪书生的胸口,木簪书生一声不吭便软倒在地。

方震眼神陡缩,对方此举再度出乎他的意料,原以为俩人都是杀手,没成想,居然只有一个。

但对方显然很有把握,一上来便毫不在意的杀掉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江湖杀戮,本是常事,可很少将不相干的普通人牵连进来,更不会随意杀死一个普通人,因为这很可能引起官府的干涉。

可这个人偏偏就干了!只能说明,他是一个毫无顾忌的人,压根没将江湖规矩放在眼里。

“方帮主执掌漕帮已经有十多年了,”布帕书生淡淡的说:“可惜,这几年,方帮主暮气沉沉,漕帮也变得暮气沉沉,唉,方帮主,江湖代代有新人,方帮主,让贤吧。”

方震神情巨震,他冷笑一声:“阁下在这挑拨离间,不知是何用意?”

布帕书生淡淡一笑,这瞬间,他的神情万全变了,就象换了个人似的,无论气度,还是神态都变了。

方震的全神贯注的盯着布帕书生,这个人是他从未见过的高手,就在刚才,他将神识放出,可到了亭边便被挡回来了。

布帕书生只有一个人,可面对两个宗师级高手,却一点不在乎,压根没将两人放在心上。

“挑拨离间?”布帕书生露出一丝笑容,轻轻叹口气:“老祖宗对漕帮寄予厚望,可惜,可惜。”

方震心念一闪:“你是王家中人!”

“冀州王泽见过方帮主。”王泽冲方震抱拳施礼,他的动作非常规矩,一丝不苟,没有半点误差。

方震面色凝重,内息已经灌注全身,萧澜已经拔出剑,同样全神贯注的盯着王泽。

王泽依旧很轻松,似乎是在与俩人说文聊天,但他的手上多了一张纸。

方震紧盯着那张纸,神情凝重之极。

“萧兄,小心,他是...”

话声戛然而止,他低头看着胸口,胸口冒出一截剑尖,剑尖上还有一滴鲜血。

(本章完)

咸宁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张家界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白城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