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请牵起我的手第章我和你说的每一话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4

亲,请牵起我的手 第104章 我和你说的每一话都是真的

“轻舞飞扬”:“??”

“我心飞翔”:“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刚上大一吗?你填报的大学还是在华国S市吗?”

尤利虚惊一场,还以为他是知道她现在在A国呢,原来是问她大学在哪?既然不能让他知道她在哪,那她只能撒谎了:“嗯。”

我越来越多有实力的传统商家的入驻心飞翔:“哦,那就好。”

轻舞飞扬:“嗯。”

我心飞翔:“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这个点,在华国已经是半夜了,最近还是睡不着吗?”

尤利停顿了片刻,看了电脑上显示的时间,这个时间在华国的确是大半夜了:“嗯,还是睡不好。”

我心飞翔:“是吗?你这样维持多久了?怎么无缘无故失眠呢?有去看医生吗?”

她能告诉他,她失眠近两年了吗?当然不行,而且她这也不是失眠,失眠是唯一95188【支付宝】点评:这样的验证码短信我们在日常中经常看到想睡睡不着,她不是,她是不敢睡,只要一到晚上,双眼一闭,她就看到自己满身是血,那场面一点也不亚于恐怖片。她能安心睡着的时间,只能等天亮以后,天亮了,那些缠人的噩梦才不会出现在她的梦里。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这些梦魇缠绕,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毫无疑问这说的不是她,她不在这句话的行列里,她自认为自己清心寡欲,无所需亦无所求,迄今为止,能让她动容的只有陈芳和尤可辛夫妇。

看医生?尤利想说,她没有去,也不想去。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说实话的好。虽然她和“我心飞翔”没有见过面,她还是能感觉得到,“我心飞翔”对她的关心是真的,哪怕这种关心只是几句简简单单的文字,尤利都非常感激他。知道他是出于真心实意,所以尤利更不愿告诉他实情,她只能再一次向他撒谎:“嗯,看过了,医生说没事,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让我放轻松就会好的。”

我心飞翔:“压力大?!什么事让你压力大了?难道是上了大学后,太多男孩子追你,给你造成困扰了?”后面加了两个得意的表情。

轻舞飞扬:“嗯,你怎么知道?”尤利顺着“我心飞翔”的意思,把话题从她失眠的问题上转移了出去,她不想过多的提及失眠这事,毕竟目前为止,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多一个人知道,只会增添麻烦而已,而且还不见得让人相信,说不定还会以为她有妄想症之类问题。“我心飞翔”也没猜测错,她确实是被太多男生追得有些困扰,想到这个,尤利不觉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这又肿又痛的脸,还是因为男生追她引起的争风吃醋造成的呢。

我心飞翔:“不是吧,还真被我说中了,那你有男朋友了?”

轻舞飞扬:“没有。”

我心飞翔:“是吗?是那些男生不够优秀,还是你眼光太高?或者说,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才看不上他们?”

轻舞飞扬:“都不是。”像她这样,她哪有资格喜欢别人呢,那些男生会喜欢她,追求她,纯粹是这A国的审美比较另类,误认为她是什么美女。

我心飞翔:“都不是?!你可别告诉我,你喜欢的其实是女人!!”

轻舞飞扬:“你太异想天开了,我谁也不喜欢,我困了,晚安。”

我心飞翔:“等等……”

我心飞翔:“你不是刚才还说失眠吗?怎么这会儿就困了?”

轻舞飞扬:“被你聊困了。”

我心飞翔:“呵呵,我怎么不知道,原来和我聊天还有催眠的功效。”

轻舞飞扬:“是啊,有啊。”

我心飞翔:“真的?!那我们开语音聊天,保证你的睡眠质量更好。”

轻舞飞扬:“我开玩笑呢,你还真信。”

我心飞翔:“我可没开玩笑,那天说的也不是玩笑话,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话,我是真心想和你从上走到线下。如果我没记错,我们认识快十年了吧,十年的时间不短,我特别想见你。”

尤利不曾想“我心飞翔”又把话题转到见面上来,她不是已经和他说明白了吗?他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是他太天真了吗?竟会想把虚拟世界的人带到现实生活中。难道是她说的不够明白?

尤利仔细想了一下,似乎每次他有意无意暗示想见面,她都选择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装傻充愣的不去回答他,没有一次正面应对过他的这个要求,总的来说,她是没和他说明白,既然这样,干脆一次开诚公布吧。

轻舞飞扬:“见了之后能怎么样?”

我心飞翔:“见了之后,当然是下继续做朋友咯。”

轻舞飞扬:“你确定我们见了面,能做得了朋友,你不怕我是一个丑得见不了人的人,或者是个有病的人。”尤利觉得自己很丑,她的与众不同对于正常人来说,她就是一个病态的存在,她不知道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存在,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心飞翔:“我不在乎你的美丑,我也不认为你会长得丑,就算是丑,难道长得丑还有罪?长得丑就不能有朋友吗脚下放着我们的包。“冷吗?”你温暖的声音?再说了,其实我也挺丑的,要不我们比比谁更丑?”

轻舞飞扬:“……”

我心飞翔:“那你无语,是表示同意了吗?”

轻舞飞扬:“没有,我觉得吧我们还是维持这样挺好,免得见光死。”

我心飞翔:“我不那么认为,直觉告诉我,我们在现实中也会相处很好,所以不要过多担心,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现在把我的照片给你,你再决定要不要见我。”

轻舞飞扬:“不用,不用。你答应过我,只要我一天没同意与你见面,我们一天都不给彼此的照片,为的是保护应有的神秘感,你不能破坏这个约定。”

我心飞翔:“你还记得这个约定?”

轻舞飞扬:“嗯,记得,一直遵守着。”

我心飞翔:“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这辈子就这样形同陌路,走在大街上都互不相识吗?”

轻舞飞扬:“这样没什么不好,我只是虚拟世界里的字符而已,和你的现实生活没有什么关联,认不认识没什么区别。”

我心飞翔:“你是说我对你来说只是字符吗?我没有这样看你,我一直把你当成真较昨日升水再度扩大10元/吨左右实的存在,你也确确实实是存在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否认这一点。络上的东西的确是比较虚幻,让人不敢轻信,就算是这样,现实中的人也不代表就真实了,就可信了啊,人为了保护自己,难免会戴上面具,不让别人看清自己的真心和真面目。络对于我来说,它只是作为一个媒介而存在的,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实际距离,至于要不要从虚拟走向现实,那都是因人而异的。我会再次提出与你见面的要求,不是随口说说的,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样做的结果或者说后果,我想的很清楚,我们在络上认识十年了,而不是十天,当然了,我不想勉强你,也勉强不了你,我只是真的很希望能认识你。”

轻舞飞扬:“嗯,谢谢你,谢谢你的信任。”

我心飞翔:“不用客气,好了,就到这儿,你也困了,早点睡吧,晚安。”

轻舞飞扬:“晚安。”

我心飞翔:“希望你今晚做个美梦。”

轻舞飞扬:“谢谢。”

尤利看了一会儿“我心飞翔”,他的头像并没急着下线,尤利为了圆谎演全套,关闭了对话框,退出了游戏,然后到站上预订了一张回华国的机票。

肺结节肺结节晚上睡觉呼吸偷停时间长
上海治疗阳痿费用多少钱
兰州妇科好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